主题墙不是幼师的才艺展示区,加班做给成人观赏有什么意义?

阅读 9662    收藏 361    点赞 87    分享 178

1

加班做出来的主题墙
只是为了给成人看?

 

近期,许多幼儿园都迎来了省市各等级幼儿园的评定,老师们为此加班至夜里10点是家常便饭。加班一大部分时间就被“环创”工作给占去了,而做“主题墙”是其中的重点任务。

从门厅走廊,到楼梯过道,再走进教室,目之所及处都会布置许多墙面装饰,其主体部分就是主题墙。简单点的主题墙上会张贴小朋友的艺术作品、活动照片,复杂些的主题墙则会记录孩子们的学习过程等。

听起来还蛮简单的,可为什么打造主题墙的工作会成为众多幼师的“心头恨”呢?

在大多数幼儿园里,班内外主题墙打造的质量是考核老师工作表现的重要指标,园里还时不时搞搞环创评比活动,所以这是不想做也得做的任务。

但是做主题墙非常耗费老师的精力。像上图这样一面“初阶版”的主题墙就要耗费至少两三个小时的时间,更别提下文的那些“进阶版”了。

而且很多老师并不认同做主题墙的意义,认为这项任务不仅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,还耽误日常的教学准备工作,让自己变成了一个“环创流水线上的苦工”。

他们时常边做边抱怨:“这些都是做给领导看的”,“都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”,“是别人参观拍照用的”……可以看出,在老师的眼里,做主题墙就是为了应对园长领导的参观和检查。

可这又与我们倡导的教育理念产生了矛盾——“一切为了儿童”是我们天天挂在嘴边、记录在报告资料上的工作原则,可为什么落到实际却“变味”了,变成了“一切为了成人”呢?

 

2

主题墙不是幼师的才艺展示区

 

做主题墙的真正意义绝不应该是为了“秀”给领导和参观者看,它诞生之初就携带着为了儿童的目的,只是我们不恰当的使用方式令它愈发偏离了初心。

主题墙来源于瑞吉欧课程、高瞻课程、方案教学等经典课程中的“墙面记录”板块,它具有丰富的教育意义:可以用于记录儿童学习过程和结果,提供回顾关键经验的“回忆录”;展示儿童的作品和想法,鼓励儿童表达与分享经验,成为同伴、师幼、亲子之间交流和沟通的纽带;还能丰富教学环境资源,提供游戏互动的材料,美化教室环境等。

由此可见,主题墙是为了支持儿童学习而做的,可为什么现在却能听到很多抱怨,说主题墙是为了检查和参观呢?

一大原因是主题墙已经成为了幼师的“才艺展示区”,做主题墙成了沉重的工作负担,导致老师们可以用于儿童观察支持、个人专业成长方面的精力大打折扣。这种工作量具体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。

1. 主题墙经常被反复更换

目前许多幼儿园的课程是采用“主题网络”组织开展的,即每个月围绕一个主题设计教学活动。例如,小班新生刚入园,会开展“我上幼儿园了”的主题活动。相应地,老师们需要根据主题活动打造一面及以上的主题墙。

随着主题的更换,主题墙也要更换。很多时候,老师们挤出空余时间打造主题墙,费心费力做了大半个月,还来不及产生实际的教育效果,就要匆匆撤下,更换成下个月的主题。

初入职的时候,老师还会因为反复操劳、亲手毁掉自己的作品而烦恼愤懑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也日渐麻木,做主题墙、拆主题墙成了机械的日常,提出异议、表达情绪成了不被接受的“抱怨”……

2. 过度追求主题墙的复杂和精致

我们在网上能搜索到的主题墙通常都是这样的:

收集废品、裁剪、刻字、粘贴、涂写……每一项工序都繁琐而细致,很多老师都有被剪刀误伤、被热熔胶烫伤的血泪史。而最后呈现出来的常常是一通剪剪贴贴、红的绿的、小猴子小驴子,工程浩大却堆砌出了一面面毫无美感的主题墙。

随着幼师审美意识的渐渐苏醒,主题墙也从那种高饱和、强干扰的视觉污染,逐渐走向“小清新”、“童趣风”、“ins风”等多元的风格。虽然审美提升了,但该干的活儿一样也不少!

收集儿童的作品和文字、打印照片、塑封照片、剪贴照片、布置多层的背景板、粘贴装饰物……要做的工序甚至比以前更多!

3. 让主题墙承载了太多的功能

近年来,在江浙沪幼教课程改革的引领之下,幼儿园课程从结果导向开始向过程导向努力。因此,主题墙从单一的装饰功能和照片、作品展览功能,发展到了如今流行的过程性记录。这种记录不仅包含主题活动的线索,还要呈现活动的过程性资料和儿童的发展进步之处。似乎只有把它们都贴在墙上,才代表老师在关注孩子的学习过程。

除了一如既往的精致要求之外,老师们还要尽可能地在背景板上布置更多的元素:照片、作品、亲子作业、儿童的对话、活动开展轨迹、教学记录反思等等。

这些对观察记录的总结归纳固然重要,但一定要这样统统贴在墙上吗?难道没有别的更简单方便的形式实现这些功能吗?

可以说每当幼儿园接待外界参观、迎接领导检查时,那些更新频繁、装饰精致、内容丰富的主题墙就是展示教师工作成果的不二之选。

3

没有儿童视角的主题墙

就是幼教界“皇帝的新装”

 

除了让老师的工作量暴增,没有“儿童视角”,也是导致大部分主题墙被诟病是做给成人看的原因。有没有问过班里的孩子,他们怎么看待这样主题墙呢?他们的主体性在主题墙上被尊重了吗?

其实上墙的大部分过程性记录对于孩子们来说已经是过去时、完成时了,他们第一眼看到漂亮的主题墙的确会有新鲜感,会称赞老师很厉害,会在自由活动时间去指认自己和好朋友。如果孩子们没有参与布置,加上缺少带领孩子们理解内容、回顾经验的过程,在短暂的刺激反复地呈现之后,主题墙最后会沦为可有可无的装饰物。

就连再基础不过的张贴幼儿作品类的主题墙,儿童的主体性也常常被忽视。有很多班级上墙的幼儿作品是老师挑选出来的“精品”,这只是部分幼儿的作品,墙面环境创设的“主体地位”,只是对这一部分幼儿而言的。

而有些老师出于“不敢放手”、孩子的“能力欠缺”等种种原因,更是预先设定好墙面的主题、内容,只是吩咐幼儿要带哪些材料来,让幼儿加工材料,创设主体仍然是教师。

表面上我们能看到所谓的“儿童的痕迹”,但创设墙面过程中幼儿的自我表达、友伴交流、思维的激励与碰撞等有助于其发展的环节通通惨遭“封杀”,幼儿思维的活跃性与创造性受到遏制,更错失了许多宝贵的学习机会。

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主题墙,一方面心疼孩子,热热闹闹的墙面装饰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;一方面心疼老师,精心布置的环境却没有获得教育效果。我们不禁想要发问:为什么幼儿园一定要精致美丽呢?这到底是成人的自娱自乐,还是儿童的真实需求?

童年的世界不需要太多的精致,我们要做的是提供给孩子想象、游戏、探索的闲暇和空间,帮助他们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穿越,而不是准备一面面精美的主题墙。

4

主题墙不需要那么精致

 

环境应该是跟随儿童流动的、变化的课程资源。当大部分幼儿园还在做精致复杂主题墙的时候,一些幼儿园选择化繁为简,用不耗时费力的方式做主题墙。

北京中华女子学院附属实验幼儿园:视角清晰的主题墙

中华女子学院附属实验幼儿园的主题墙就很简单朴素,在别的精致环创的衬托之下,还显得有些粗糙。墙面装饰的材料不多,文字却很多,课程内容被详细地记录下来,家长能直接了解到幼儿园的课程内容。

老师也会用孩子的照片、作品等为他们设计看得明白的地方。通过主题墙,孩子能回顾这个月的游戏和学习经历,与同伴、老师和家长交谈分享。

面向不同的群体需要,主题墙都有着不同的设计理念,儿童的视角并不需要成人的臆想来包裹,成人的痕迹也应该光明正大地亮出来。

成都森林里儿童小世界:跟着儿童和活动走的主题墙

在成都森林里儿童小世界里,除了一些自然物、艺术创作以外,墙面鲜有装饰。他们也有主题墙,主要用以张贴项目活动阶段性的探索成果。

在小龄段,孩子们的探究较为粗浅,并不关注文字符号和学习过程,老师会张贴大家共同关注的事件记录、教具和孩子的作品。在大龄段,会更加注重呈现活动轨迹,和孩子们个性化的表达,当然也有更多的符号和文字加入。

每周五都是回顾一周学习经历、内化学习经验的时机,森林里的老师会带领孩子们分享收获、交流困难,由此为下个星期的活动内容设置目标、准备素材。主题墙在其中扮演着展示、提示的角色。

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和活动的实际情况做记录,不虚假夸张和过度美化,这样的墙面记录才能发挥它适宜的功用。

上海徐汇区五原路幼儿园:可看、可讲、可玩的主题墙

在“常见的工具”的主题下,五原路幼儿园的周老师带领孩子们设计了这面主题墙。她先请孩子们说一说他们知道的工具,然后自由选择材料,尝试用各种表现方式,展示在主题墙上。

材料从儿童的生活和作品中来,这样简单布置的主题墙与孩子的兴趣、经验发生了联结,成为了重要的主题课程资源。

通过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,主题墙只是记录和丰富课程的配角,简单的主题墙也能发挥适宜的效益,不能让它“喧宾夺主”,成了老师工作的头等大事。

5

主题墙不是必要的

 

如今,做主题墙已经陷入了一种思维的局限,主题墙似乎是接受检查考核的“标配”。但在某省幼儿园评级标准中,我们并没有明确看到要做主题墙的要求,只是我们常常把“班级环境布置得当,内容较为丰富”,“每位幼儿作品均被展示”,“材料与内容定期更新”只理解在主题墙和游戏区的打造和更新上。

某省幼儿园评级标准的“班级环境”部分

除了思维的局限,做主题墙还来源于历史惯性和从众心理——“以前都做了,别人也在做,我们也跟着做呗……”

其实,在笔者理解看来,主题墙不是唯一的、也不是必要的,活动的记录不一定要上墙。

如果说做主题墙是为了记录展示课程,其实很多幼儿园都没有主题墙,他们一样有非常丰富的记录展示课程的方式,比如做季节桌和主题桌、自制绘本、办艺术展、拍纪录片、布置主题博物馆等。

河南省实验幼儿园:“食育”季节桌

如果说做主题墙是“为了让孩子在主题墙上找到来时的路”,可是想要带领孩子回顾经历和经验,可以有组织谈话、创作思维导图、设计操作游戏等等更简易的方式去进行,为什么一定都得呈现在墙面上呢?

中华女子学院附属实验幼儿园:亲子共研的“蚂蚁”主题思维导图

这样说并不代表笔者反对幼儿园使用主题墙,但是它占据了老师那么多的时间资源,是否发挥了真正的效益呢?这值得我们反思。

如今,既然我们想要采用主题墙这种方式,那就应该让它回到服务于课程、服务于儿童的原点中去。

 

6

结语

 

笔者曾看过一个案例,幼儿园开学之际在楼梯间布置了很多“欢迎小朋友”的墙面装饰,想知道孩子是怎么看待这些墙饰的吗?有个孩子说:“欢迎小朋友一点也没用,老师看着我们欢迎不就得了。”

说出来的话语、看得见的装饰不一定是真实可信的,做出来的行动、看不见的内涵才是我们应该追索的光亮。小朋友都能明白这些道理。主题墙这类“看得见的教育”固然很重要,但幼儿园里的那些“看不见的教育”更加关乎儿童的内在生命成长。

试想如果我们把每天多达数小时的装饰、装修时间匀一些出来,用以观察记录儿童的生长时刻,与他们积极地互动,钻研每一天有质量的教育活动,那我们落在笔头的那些读起来假大空的话语也会日渐真实可感起来。

最后笔者为读者准备了三个灵魂拷问,希望您读罢有所思考:

作为教师的你,准备如何跨越一些障碍,做更多发自内心认可的工作?

作为幼儿园管理者的你,如何撇去讨好成人的心态,做更多为了老师和孩子发展的工作? 

作为幼儿园上级领导的你,能否不对表面的东西过多地评鉴,更多地去考虑老师和孩子们真实的需要?

主编  /  晔子    撰稿人  /  松松

参考资料:

1. Deb Curtis、Margie Carter,《为生活和学习而设计——早期教育机构的环境变革》,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

2. 粟怡,《幼儿教师墙面环境创设认识状况的访谈研究》,早期教育,2011.03

3. 周琼,《省级示范性幼儿园班级墙面环境创设的特点及问题的研究》,湖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

4. 陈欢,《基于儿童视角的幼儿园物质环境质量评价》,《学前教育研究》2016年第1期


本文内容来源自微信号:日敦社幼师学院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
相关文章: